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写生江湖 意气磅礴 ——谈黄志洋的近年风景艺术

  写生江湖 意气磅礴 

——谈黄志洋的近年风景艺术



黄志洋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福建省油画学会副秘书长、中国东山油画院副院长、职业画家



写生江湖 意气磅礴
——谈黄志洋的近年风景艺术


曾几何时,在中国的大地上出现了朝气勃勃的写生潮,势头长久不衰,浩浩荡荡颇为壮观,这只大军中有名家,有草根,或集中,或分散,并且越来越规模化、群体化。也许是对“绘画死亡论”的一个反叛,对急于求成盲目模仿模式化倾向的一种反动,是对几十年来对晦涩难懂的越来越离谱“当代艺术”的一个反叛。无论如何,绘画涅槃重生,面对自然从新起步,对发展中的当代油画,是好事一桩。





在写生潮的队伍中,一个体魄硬朗、脸膛黝黑的闽南汉子引起人们关注,他忽而出现在闽南的海滩上,忽而出现在太行大峡谷中,忽而又会在沂蒙的大洼田野间,他激情澎湃,挥刀舞笔,泼洒淋漓,神彩飞扬,他就是传说中的写生大侠—黄志洋,他多年前效仿油画大师刘海粟在闽南办美术学校已传为美谈,近年又痴迷投入写生“江湖”不能自拔,他凭着聪慧的悟性和超人的勤奋,在这如火如荼的写生潮中成长,成绩佼佼,令人瞩目。现已成为写生队伍中的骁将。也许是他的形象有别于我心目中的南方人,几年前我们在沂蒙写生的时候就记住了他。当然,不只是他酷酷的大侠装扮,更让我记住的是他的充满张力、气宇轩昂的画面以及那鲜活生猛、瑰美玄妙的迷人色彩。之后,我们又经常在不同的地方不期而遇,一起谈切磋谈艺,酒后豪歌,意气相投,越来越熟。



志洋天性自由自在,天马行空,不愿意循规守旧,不愿照抄自然,非常喜欢在“写生中写意”——进入一种心无旁骛、完全忘我地抒写性情状态。他觉得这样画,才符合他的的性格。但他也深知油画的博大精深,他早期一直在画面上斟酌构成,首先他面对繁杂的景物,凭借着他的兴趣点和价值观来归纳简化,他有悟性,也勤奋,几年的写生积累,由数量变质量,他的画面布局经营已经越发老道,能够从容归纳,详略有序,疏密有致,画若布奕。



聪颖的志洋逐渐明白,画面构成仅仅是第一步,锤炼个性化的语言才是重要的,必须从“师法自然”进入“师造化”,画出“心中的自然”。中国绘画的精粹“写意”深奥莫测,要达到这一目标,绝非易事。他一方面不断研究中外大师的作品,提高自己的鉴赏力,一方面在写生中面对自然主动,力图不被自然所束缚。多年的修炼,志洋已经能够自由地用颜料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观念,他学到了前辈及同道的写意纵横的手法,作画时或用笔或用刀,挥洒自如,薄厚相宜,炉火纯青,出神入化。从自然中找到了灵感,以达到睹物思情,见物起兴、由此进入“意”在笔先的境界。他知道心中若无这个“意”,就不可能化象成境,尤其要做到把握某一事物在某种特定情境下的特定的“神韵”。他的画大实大虚,大开大合,看似粗犷,但却匠心的精细,而精微之处,又不失磅礴之大气。



志洋外表张扬,内心实则忠厚谦和,他的绘画越来越得心应手,已经逐渐形成个人面貌。但志存高远的他并不满足自己的成绩。他最近不止是画风景,还在不断地尝试画人物。他走遍了江南大地的山野村落,渔港海滩,把南方景色的秀美,已经表现得越加充分。近两年他又涉足西部的雄山大川,饱览西藏雄浑的高山峻岭,走遍内蒙广袤的荒原大漠。这些经历陶冶了他的性情,让他的胸襟更加开阔。他的画也越加超越甜美而追求苍劲厚实,自由酣畅。



写意在本质上说是个性的,写意的精神是“破”,是破中之立,是独立,是反叛。齐白石老先生也讲:画到“生”时是熟时。如果一个画家总是一个模子,总是“守成”,就不会有更大的发展。志洋从中得到启示,正向着更高的目标飞跃。

孙建平2018年惊蛰
发布时间:2021-2-28 17:08:15 阅读:(125)